最新 热点 图文

从下龙湾到元山:越南经济热潮能否刮到朝鲜?

(来源:网站编辑 2019-03-02 14:38)
文章正文

“吱吱吱……”

越南北部旅游胜地下龙湾游船“Dragon King”(龙王号)驶出海面未多时,老式音响最初发出的这一阵刺耳的声响瞬间刺破了船舱内的寂静。

30多岁的游船女服务员兰用她长满老茧的手,扭开了位于船头木柜下方的音响按钮,随之而来是震耳欲聋的越南歌曲。

兰倚在木柜旁,熟练地握起了话筒,目不转睛地盯着手机的歌词,伴随着震耳的乐曲声,她旁若无人地背对着舱门,兀自唱了起来。

兰在柜子前用麦克风唱歌。澎湃新闻记者 李佩 辛恩波 摄

对这个育有三个孩子的下龙湾母亲而言,这是她6年游船服务工作里再寻常不过的一日。

但她未曾预料的是,就在这一天,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正乘坐专列穿过大半个中国前往越南首都河内。而考察下龙湾的发展也被列入了此次官方代表团的行程计划之中。

2月27日,正在越南访问的朝鲜劳动党中央分管经济的副委员长吴秀容、分管外交的副委员长李洙墉、负责人事的金平海、人民武装力量相努光铁、三池渊管弦乐团团长玄松月一行约10人特意参观了下龙湾和海防工业区。

1964年,朝鲜前最高领导人金日成也曾在访问越南时前往下龙湾考察参观。

从小木船到密密麻麻一大片大船

“我还依旧记得,当我还是一个小孩的时候,漂在下龙湾海面上的只有又窄又尖的小木船。”兰望着窗外停靠成密密麻麻一大片的大船,轻声说道,“那时的船,还没有这么大,也没有这么美。”

下龙湾景区内一处景点。澎湃新闻记者 李佩 辛恩波 摄

现年30多岁的兰亲眼见证了下龙湾过去20多年来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份工作改变了我原来的一切。”她告诉澎湃新闻()。

越南政府下定决心开发下龙湾始于1997年,恰逢席卷亚洲的经济危机爆发之际。上世纪70、80年代开始走出战争阴霾、推出“革新开放”政策的越南,在90年代初终于迎来了快速发展阶段。尽管1997年突遇亚洲经济危机,越南GDP仍保持了上升的势头。

其中,旅游行业在当年为该国GDP贡献约3.5%——还创造了直接就业机会12万个,间接岗位26万个——越南政府进一步希望,在2000年世纪之交时,该行业对经济的贡献率能涨三倍。

不过,旅游业的发展并不顺利。1998年的官方数据显示,越南的国际游客数量较上一年减少了11%。这是自1987年越南颁布外国投资法鼓励外国直接投资,特别是投资旅游业以来的第一次。

“旅游业过快扩张,而基础设施和相关服务业跟不上,以及安全担忧的增长等都被列为了原因。”越南经济问题专家Malcolm Cooper教授在他对“后亚洲经济危机时代东南亚国家经济政策走向”的研究文章中写道,越南旅游业的官员和外国旅行运营商随后发现,2000年要实现380万游客的目标难以达成。

彼时,越南国家旅游局为了提升本国旅游业的吸引力,建议中央政府放松签证限制,发起海外广告宣传攻势,相应提升广告预算,降低土地租金,扩大税务减免,对旅游业进口汽车和其他酒店设施实施关税减免。

有内部需求是一方面,与外部世界关系的实质性变化更为重要,且影响巨大。美国1994年解除对越南的贸易禁运以及美越两国关系在1995年的正常化至关重要。对外关系的缓和使得这个东南亚国家得以从国际发展组织借贷超过140亿美金用以改变国家的基础设施,这包括农村家庭用户的电力计划以及全国公路交通网等。

同时,与外部世界关系的改善,也让越南政府下定决心对外开放贸易和投资,这包括取消了对外国人持有越南资产的禁令,鼓励63个省份在吸引外资上相互竞争。

已经在下龙湾做导游12年的海(Hai)说,下龙湾得以开发成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下龙湾当地政府跑着去找投资,各个企业家纷纷来到下龙湾考察,然后就是买大船,建酒店,而渔民们则开始上船接待游客……”他向澎湃新闻回忆,成功的关键在于中央和地方政府出台了正确的政策,最大程度地调动了社会资本,在发展旅游业的同时为当地民众创造出利益。

海回想起自己在2006年刚毕业到下龙湾当导游时的场景,越南政府当时虽然没有给予下龙湾当地以资金扶持,但国家旅游机构花费了“巨资”在各种西方媒体上为下龙湾打广告,“无论是BBC(英国广播公司)、国家地理频道,还是CNN(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上,都能看到下龙湾的广告。”他说,这在当时是“非常大胆的举动”。

下龙湾景区游客中心外游客众多。澎湃新闻记者 李佩 辛恩波 摄

一位来自越南国家旅游局的工作人员也向澎湃新闻证实,除了大胆地在外媒上进行广告宣传,越南政府还下设了开发下龙湾的相关部门,他们积极参加世界上各地的旅游推广活动,也会自己主办相关的推介活动。

“‘越南模式’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其‘革新’的方式是‘top’(顶层)和‘down’(底层)有机结合,既依靠国家企业,又有商人和民间的力量。”在谈及下龙湾开发获得成功的原因时,长期致力于从事“朝鲜交流”(Choson Exchange)项目的新加坡人蔡优进对澎湃新闻表示,他此番也前往越南河内观察第二次“金特会”的进展,“三者的配合才有了今天越南经济的发展。”

保持增长势头VS艰难的结构性矛盾

兰比海进入旅游业还要晚7年——2013年,她经过朋友介绍开始在游船上工作。但即便如此,过去5年多时间里,兰做游船服务员的收入从最初每月约200美金,大幅增加到现在约500美金。

“自己可以每月花费一笔小钱购买喜欢的衣服和化妆品。”兰说着,嘴角挤出了难得的笑容。

不仅是她自己。像很多同乡一样,兰的丈夫在成为下龙湾旅游景点的一名摄影师之前,工作曾不断在工厂和煤矿之间切换。如今,她丈夫“不仅能够为很多游客拍出很多好看的照片,还可以不时销售一些有越南特色的纪念品,赚更多的钱。”

这种个人和家庭经济生活的变化与下龙湾的快速变迁紧密联系。过去近20年里,GDP年均6%的增长率创造了越南经济发展的奇迹,而下龙湾经过20多年的发展俨然成为了越南经济快速增长的一个缩影。

如今,下龙湾每年接待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接近160万人次,游船数量已经超过了1000艘。

乘坐大巴经高速公路进入下龙湾旅游区,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派大兴土木的景象:一幢幢酒店仍在如火如荼地建设中,高层公寓和独栋别墅等建筑已见雏形,兼具了法式和东南亚风情的外观设计。

游船服务员兰正在迎接游客上船。澎湃新闻记者 李佩 辛恩波 摄

在旅游区的核心地带,是占地面积巨大、设计装潢现代的旅游服务中心,这里不仅提供旅游票务和咨询服务,还直接连接着一条通向码头的购物街,具有当地特色的各色商品玲琳琅满目,吸引着游客们驻足。

不过,同东南亚旅游国家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相比,越南旅游业的快速发展存在基础设施开发不足的问题,最明显的差异在于,越南难以将自身打造成为如同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一样的“购物天堂”或夜生活之都。

另一大明显的不足还在旅游业劳动力的生产力上,相关权威机构的数据显示,2018年,越南每个旅游业工人产出为3297美元,仅为泰国和马来西亚的约40%和45%。越南旅游业过去多年过于快速的发展,导致合格的行业劳动力无法满足快速增长游客的需求。

这并非仅仅是越南旅游业面临的挑战。在越南,“(劳动力)跳槽率很高,因为大部分工人在成为熟练工之前会因为有收入更高的岗位而离职。”半岛电视台在最近一篇考察“越南经济”的文章中写道。

越南河内Phenikaa University大学经济学家、研究主任王泉煌(Vuong Quan Hoang)也撰文认为,在越南经济的转型中遭遇了一些至关重要的挫折,如不能解决这些政治经济问题,国家经济很难摆脱“低生产率、购买力式微、商业成本增加”等下行循环之困。

“越南的挑战在于如何在处理一些艰难的结构性局限时保持这种(经济增长)势头,在某些形式的发展基金撤出之时,这一任务更加艰难,”英国伦敦商业服务咨询公司Alaco的副主任James Birkett在题为“越南能保持其经济成功”的文章中写道,“最紧迫的问题是腐败,这是在该国从商的外国企业面临的排名一直很高的主要问题。”

根据越南工商联合会发布的最新一期2017年年度“省份竞争力指数”,59%的受访企业承认在过去一年中曾经行贿。这对在越经营的私营企业而言一直是一大突出问题。

朝鲜官员多年前就到下龙湾“取经”

对于越南取得的经济奇迹及其背后的政治运行模式,外部世界,尤其是后发国家,一直在密切关注。

全球瞩目的河内“特金会”开始前,美国总统特朗普也通过社交媒体向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喊话,若能实现去核化,越南可以成为“朝鲜经济繁荣的典范”

事实上,早在美国人将这一提议在全球媒体公之于众很久之前,相隔千里的越南下龙湾和朝鲜元山早已发生过某种奇妙的联系。

2013年5月,朝鲜通过了《经济开发区法》,该法适用于诸如元山-金刚山国际旅游地区这样的国家特殊经济地区,元山旅游区的开发和建设正式开始。

也就是这一年,针对元山旅游区开发,长期致力于从事“朝鲜交流”项目的新加坡人蔡优进和他的团队进入了朝鲜,为朝鲜参与培训的人员讲解了如何为旅游区的土地定价,以及如何吸引外资。

次年(2014年),“朝鲜交流”第一次带领着负责朝鲜元山旅游区开发的相关政府工作人员来到了下龙湾考察,为开发元山寻找经验。

蔡优进告诉澎湃新闻,在那一次培训之后,其中一名直接负责元山旅游区开发的朝鲜官员根据培训所学甚至大胆提出了自己对发展元山旅游业的想法:“越南下龙湾和元山之间应该开通航班!”

下龙湾景区内的公寓式酒店和停泊的游船。澎湃新闻记者 李佩 辛恩波 摄

就在一周前,朝鲜高级官员金昌善也访问越南,并在下龙湾停留,外界迅速揣测朝鲜最高领导人此番访越可能效仿祖父金日成当年,“前往下龙湾一游”。

《纽约时报》当时的报道称,金正恩对发展朝鲜旅游业非常感兴趣,他可能会将下龙湾视为开发著名旅游景点的有益模式。

越南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高级研究员Bui Ngoc Son认为,朝鲜如果能从越南学到什么的话,很重要的一点是开放。

“只有一个开放的国家,才能吸引更多的投资,”他告诉澎湃新闻说,“哪怕是发展旅游业,也应该为游客提供更加开放的环境和多样的选择。”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堪培拉校区政治学荣休教授、越南问题专家卡尔·萨耶尔(Carl Thayer)认为,越南的关键吸引力在于,结束了苏联式的中央计划经济,进入物质激励,承认私营部门的作用,对国有企业进行股份化,鼓励外国直接投资。

“(但)所有一切都是在‘社会主义方向的市场经济’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框架下。”他告诉澎湃新闻。

马来西亚国立大学朝鲜问题专家胡秋坪(Hoo Chiew-Ping)在和一些越南官员交谈后发现,朝鲜过去经常派遣官员到河内学习越南的社会主义经济改革,很长时间之后,朝鲜并没有实施其中任何措施。

下龙湾导游海对于河内“金特会”的召开异常兴奋,“我们很愿意他(金正恩)来这里,这能让更多人知道这里,我们就能赚更多钱。”他说。

这个朴素的想法同样也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兰的心愿。下龙湾距离河内180公里,但她从来还没带孩子去首都玩过。

“最大的心愿是拥有一辆车,这样就可以带着孩子去河内玩。”兰说道,过去几年经济生活的改善,已经让她每天早上可以迎着晨光、骑着自己花1000美元买来的日本摩托车去港口上班。

文章评论
—— 标签 ——
—— 最新推荐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